澳门葡京娱乐投注网址

通用电气进出道指 制造业皇冠蒙尘

澳门葡京娱乐投注网址 www.image-cn.com   原本合理的产业金融融合模式,在金融活动年复一年高速增长之后逐步脱离了实体产业的需求

  周佳

  6月底的夏日,燃不起通用电气(GE.NYSE)股票上升的动力,这个美国著名的老牌工业股在一年内下跌53%,今年年初至今下跌24%,最终在6月26日被移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JIA)的成份股。至此,道琼斯工业指数创始的12个股票全部被新一轮“血液”替换。

  在通用电气工作了6年的老员工刘静现在已经离开,在通用电气总部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经营一家地产公司。对于刘静来说,这里曾经是实现光荣和梦想的地方。

  “即使通用电气被移出道琼斯工业指数,也还是一家让我尊敬的公司。通用电气对员工的职业培训首屈一指;对运营过程的紧凑和效率的追求也引领业界。”刘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刘静并不是做制造业的。

  制造公司还是金融公司

  1878年,爱迪生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1892年,爱迪生公司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通用电气公司正式诞生。经过130多年的发展,通用电气涉足的制造领域包括飞机发动机、重型燃气轮机、大型工业设备、医疗成像等,被视为美国工业化的典范。

  但是刘静自豪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服务于GE金融(GECapital),与制造业无关。”

  事实上,经过1981年上任的杰克·韦尔奇(JackWelch)和2001年上任的杰夫·伊梅尔特(JeffreyImmelt)两代CEO的努力,在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通用电气的营业额已从1981年的250亿美元(约合1662亿元人民币)升至的1725亿美元(约合1.15万亿元人民币),市值也从1981年的140亿美元增长为2007年底的3746亿美元。

  如此奇迹般的增长,来自他们的工业金融混营战略,把公司的重心从增长缓慢、利润不高的制造业转向为客户提供技术服务,进而进军金融业,把通用电气从工业制造公司转型为金融服务公司。

  按照公司财报,2007年,通用电气年营业额1725亿美元中,有660亿美元(约合4382亿元人民币)来自GE金融,占全公司比重38%。而且GE金融利润率高,其净利润占整个通用电气的55%。如果把GE金融单独剥离上市,按照资产规模来算,将是略小于摩根士丹利的美国第七大银行。

  在金融危机之后,通用电气开始缩减GE金融的资产规模。即使如此,GE金融在2013年还是被美国金融监管部门认定为“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SIFI)”。

  “通用电气资产管理公司是由核心业务内生出来的金融部分,过去曾经促进其核心业务的发展。比如大型医疗设备,由于价格很高,客户自然有金融上的需求,GE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帮助客户融资。”刘静说。

  “全套解决方案”

  韦尔奇当CEO时,提出了为客户提供“全套解决方案”,也就是将金融为主的产品服务捆绑销售给产业部门的客户,以获取更高的利润。以产业销售激发客户的金融需求,以金融服务增加产业部门的竞争优势,堪称“双剑合璧”。

  通用电气的飞机发动机部门,曾研发出世界上第一台喷气式飞机发动机、第一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是全球三大航空发动机生产商之一。

  为了和另外两家竞争,通用电气在销售发动机给飞机制造商的同时提供贷款。通用电气提供的飞机租赁业务给予航空公司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和现金流管理优势。而通用电气的租赁部门购买飞机时,会要求飞机使用自家生产的发动机。依靠金融优势,通用在飞机发动机市场始终占有优势。

  金融在扶植制造业的同时也得到制造业的帮助。

  “如果不是得到GE实业的支持,GE金融是不可能获得AAA评级的,因为金融机构很少获得如此高的评级。”评级机构穆迪的分析报告指出。

  GE金融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得到最高的信用等级评级AAA,而同期银行的评级大多是A,只有少数可以拥有AA的评级。而信用等级越高,融资的成本就越低。通用电气的制造业贡献稳定的利润和现金流,使得金融部门得到比其他银行更低的融资成本。

  过度扩张造成亏损

  成也金融,败也金融。这种原本合理的产业金融融合模式在金融活动年复一年高速增长之后逐步脱离了实体产业的需求。与主营业务关联性较小的业务,如消费者金融业务(GEMoney)以及房地产业务开始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

  2007年,消费者金融和房产业务合计约占GE金融收入的48%、利润的30%。但这两项业务,与通用电气的产品销售没有直接关联。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践行伊梅尔特的战略。

  2003年时,有媒体询问任职CEO不久的伊梅尔特有关通用电气下一步发展战略时,他说:“制造业始终就是这样不温不火,我们总要做些什么。”

  伊梅尔特做的就是在第二年由GEMoney出资5亿美元,买下当时第七大次贷运营企业WMC抵押公司(WMCMortgage,下称“WMC”)。接手3年后,WMC就因遇上次贷风暴,被迫停止营业。

  更糟糕的是,通用电气从WMC接手而来的次贷资产质量在次贷同行中都算差了。从2005年到被迫停业的2007年,已经在美国主要都会区遭遇超过1万户法拍屋资产。例如TMI信托公司起诉通用电气,声称他们从WMC购买的8亿美元次贷资产损失超过4.25亿美元,很多损失是WMC蓄意伪造客户信息以次充好所致。类似法律诉讼有很多,给通用电气造成的损失远超收购WMC支出的5亿美元。

  10年过去了,因WMC惹来的官司还没完没了。

  今年4月,通用电气公布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全公司在第一季度出现12亿美元的亏损——工业制造以及其拥有的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网络所产生的利润,也不敌GE金融带来的18亿美元“漏洞”。而GE金融的亏损主要来自通用电气因美国司法部调查WMC的次贷发放行为而提留15亿美元的损失。

  通用电气还学习股神巴菲特,进入保险业领域,希望通过保险吸收大量免费资金用于投资。但事与愿违。

  根据通用电气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其保险部门出现62亿美元的减记,并且需要母公司注入30亿美元现金。

  通用电气在2006年已经结束其北美人寿和健康再保险业务,然而2006年前的保单目前开始进入了理赔期。造成损失的主要是长期护理险。随着美国医疗成本和预期寿命的延长,长期护理险赔付支出远远超出了通用电气之前定价时的估算。

  刘静还提到,通用公司内部的人事制度也成为拖累公司的稻草。

  “通用电气有很强的人才培养计划。高管很多来自CAS和FMP——前者是公司审核员工制度(Corporateauditstaff),后者是金融管理项目(FinancialManagementProgram)——均为通用电气的人才选拔和培养机制。外部的人才进来很难打开局面。”刘静说。

  韦尔奇的接班人伊梅尔特的父亲也是通用电气的高管。韦尔奇定下的发展金融业的战略,在伊梅尔特担任CEO时继续执行。韦尔奇是化工业出身,伊梅尔特当CEO之前负责医疗器械制造。两人都没有金融背景,金融业过高的杠杆让公司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债务越滚越多。最后,通用电气在2008年10月求助巴菲特,以高昂的股息换取巴菲特购买15亿美元可转换股票的优先股,同时接受美国政府救助,担保其债券。当然鉴于通用电气的股价一跌再跌,巴菲特不久前表示他无意把优先股转换为通用电气股票。

  自1884年创立以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份股组合总共变了52次,股指公司的数目也从最初的12家变成目前的30家。

  因为道指是市值加权指数,市值越高的公司对股指的影响越大。通用电气股价腰斩,其对股指的影响也逐步下降,所以才被移除出去。道琼斯工业指数选取的市值高的公司,反映了资本市场的热度。目前资本市场追捧的已经都不是增长缓慢的传统制造业,所以股指里加入了苹果公司等现代因子。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